<acronym id='495ic'><em id='495ic'></em><td id='495ic'><div id='495ic'></div></td></acronym><address id='495ic'><big id='495ic'><big id='495ic'></big><legend id='495ic'></legend></big></address>

<i id='495ic'><div id='495ic'><ins id='495ic'></ins></div></i>
  1. <span id='495ic'></span>

      <ins id='495ic'></ins>

        <i id='495ic'></i>
      1. <tr id='495ic'><strong id='495ic'></strong><small id='495ic'></small><button id='495ic'></button><li id='495ic'><noscript id='495ic'><big id='495ic'></big><dt id='495ic'></dt></noscript></li></tr><ol id='495ic'><table id='495ic'><blockquote id='495ic'><tbody id='495ic'></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95ic'></u><kbd id='495ic'><kbd id='495ic'></kbd></kbd>

          <code id='495ic'><strong id='495ic'></strong></code>
        1. <fieldset id='495ic'></fieldset>

          <dl id='495ic'></dl>

          《黑貓警長》永遠停留在瞭第五集!導演、編劇戴鐵郎去世,享年89歲!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全能免费的刺激视频_九九视频九九热99_欧美大片在线视频

            著名美術片藝術傢、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導演,動畫片《黑貓警長》導演、編劇戴鐵郎,因病於9月4日19時25分去世,享年89歲。除瞭《黑貓警長》之外,戴鐵郎一生還留下瞭許多精彩的國產動漫作品,比如他曾在同樣被傳頌為經典的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中擔任動畫師,由敦煌壁畫《鹿王本生》故事改編的動畫片《九色鹿》由他擔任導演,《牧笛》、《我的朋友小海豚》等也非常令人難忘。

            戴鐵郎(1930-2019)

            戴鐵郎的去世,令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完結的《黑貓警長》永遠停留在瞭第五集。4日當天稍晚些時候,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發佈瞭這一令人悲痛的消息,稱著名美術片藝術傢、一級導演、國際動畫協會(ASIFA)會員、中國美術傢協會會員、中國動畫學會理事、中國電影傢協會會員、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待遇,動畫片《黑貓警長》導演、編劇戴鐵郎先生,因病於2019年9月4日19點25分去世,享年89歲。

            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動畫導演薛燕平(網名為貓糧薛)也在朋友圈中對戴鐵郎的去世表示哀悼,他說:《黑貓警長》的導演,戴鐵郎老師剛剛仙逝瞭。哎一位最不中國元素,一位最熱愛科幻題材的美影廠異類導演走瞭。享年89歲。

            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動畫導演薛燕平(網名為貓糧薛)在朋友圈中對戴鐵郎的去世表示哀悼。

            《黑貓警長》再也等不來第六集

            對於國產卡通動畫來說,戴鐵郎是一個無法忘卻的名字。由他擔任導演、編劇的動畫片《黑貓警長》,是許多70後、80後最親切的童年回憶之一。頭戴一頂雪白的大蓋帽,身穿黑色緊身防彈衣,兩隻大大的眼睛閃閃發光,一根根挺拔的胡須讓它更添幾分威嚴這個頗為令人印象深刻的警長形象,停留在每一位觀眾的腦海之中。

            在當時造型頗為洋氣的黑貓警長。

            眼睛瞪得像銅鈴,射出閃電般的機靈。耳朵豎得像天線,聽著一切可疑的聲音。磨快瞭尖利的爪到處巡行,你給我們帶來瞭生活安寧。腳步邁得多輕捷,露出偵探傢的精明。虎視眈眈察敵情,留下威武矯健的身影啊哈啊,啊哈啊,黑貓警長,森林公民向你致敬,向你致敬這首令人難忘的旋律正是《黑貓警長》的主題曲《啊哈!黑貓警長》。這部動畫片雖然隻有五集,卻在播出以後,迅速紅遍大江南北,成為傢喻戶曉的動畫系列片之一。戴鐵郎也因此和童話《黑貓警長》的作者諸志祥一同被稱為黑貓警長之父,甚至有人親切地分別稱呼他們為黑貓警長的養父和生父,或者稱呼戴鐵郎為黑貓爺爺。

            戴鐵郎和《黑貓警長》的故事經常被人提及,為瞭創制這部動畫片,戴鐵郎和他的創作團隊擠在一間30平方米的工作室裡,加班隻有兩毛錢加班費,福利隻有免費的綠豆湯,條件不可謂不艱苦。而且,除他以外,整個創作團隊都是剛進廠沒多久的年輕人,他還因此被人質疑。但戴鐵郎卻以年輕人不做事,怎麼學習進行瞭回應。

            頗為令人遺憾的是,動畫系列片《黑貓警長》自1984年前後開始改編播出以後,至1987年,每制作完成一集,便播出一集,一共播放瞭五集,從此以後便定格於此,再無下一集。這之後,2010年,由戴鐵郎擔綱的《黑貓警長》電影版上映,創下1500萬元的票房收入。2015年,電影《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上映,戴鐵郎擔任藝術顧問。除此之外,在2015年,曾有媒體報道稱,導演陸川拿下瞭《黑貓警長》原著小說的真人影視作品改編權。

            2010年上映的《黑貓警長》電影版由戴鐵郎擔綱。

            但無論如何,記憶中上世紀80年代動畫片裡的黑貓警長,顯然更加令人懷念,也不免令人尚有期待。然而,戴鐵郎的去世,無疑讓這部未完結的動畫片永遠停留在瞭第五集結束後,黑貓警長舉起手槍砰砰砰砰打出的請看下集字樣。有關於《黑貓警長》為什麼隻有五集,也就此成為瞭很多人的疑問,對此的解釋也多種多樣。

            電影《黑貓警長之翡翠之星》中的畫面。

            曾經有一種說法是,在《黑貓警長》播出5集後,戴鐵郎被叫到人事處去領瞭一張退休證,才讓《黑貓警長》就此擱置。不過,事實上,在《黑貓警長》之後,戴鐵郎還編劇和導演瞭《森林,小鳥和我》以及《警犬救護隊》等作品,最終在1991年9月退休。

            人不可能永遠順利 你不可能知道明天是怎樣

            戴鐵郎的一生,也充滿瞭許多傳奇色和波折。戴鐵郎原籍廣東惠陽,但卻出生於新加坡。1940年,十歲的戴鐵郎回到祖國。不得不說,他的青春歲月,伴隨著顛沛流離。1942年,戴鐵郎的父親在上海開展地下黨工作時被捕入獄,尚且年少的他不得不成長為當時傢裡的頂梁柱。

            在得知北京電影學校

            (即今北京電影學院)

            招收動畫專業學生後,戴鐵郎獨自一人從廣州乘火車來到北京參加考試,並順利考入該校。在這裡,當時與他一同學習的還有動畫短片《三個和尚》的導演阿達、《哪吒鬧海》的導演嚴定憲、《雪孩子》導演林文肖、水墨剪紙動畫片《鷸蚌相爭》導演胡進慶等人。

            1953年,自北京電影學校畢業的戴鐵郎加入上海電影制片廠美術片組,後來又轉入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自此開啟瞭自己與動畫相伴的生涯。

            無奈,因為當時的特殊原因,戴鐵郎的父親受潘漢年案牽連,他也因此失去瞭擔任導演的機會。但戴鐵郎還是以動畫師的身份,先後參與制作並完成瞭《驕傲的將軍》、《過猴山》、《小蝌蚪找媽媽》、《小溪流》等作品。這其中,中國第一部水墨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更是成為瞭傢喻戶曉的佳作,先後獲得1961年瑞士第14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短片銀帆獎、法國1962年第4屆昂西國際動畫電影節兒童片獎、法國1964年第1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榮譽獎、南斯拉夫1978年第3屆薩格勒佈國際動畫電影節一等獎、法國1981年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第4屆國際兒童青年節二等獎。

            對於《小蝌蚪找媽媽》中的金魚形象,戴鐵郎反復修改瞭六稿。

            一直到50歲,已經進廠二十多年的戴鐵郎才第一次當上瞭導演,由他擔任導演拍攝制作的第一部動畫片是《我的朋友小海豚》,這部作品獲得瞭1982年意大利國際兒童和青年電影節總統銀質獎。

            不過,第一次的導演經歷其實並不順利,在最初進行臺本審批的時候,戴鐵郎就遭到瞭拒絕。有人挖苦戴鐵郎說:這種本子你去廢紙簍看看,我們扔掉很多。以至於戴鐵郎沒有導演室,隻能從廚房借一張矮凳,再加上一條飯廳裡的條凳作為桌子來畫分鏡頭。

            五年前,在中國青年報題為《被遺忘的黑貓警長爺爺》的報道中,提到戴鐵郎曾經無奈地說:我每一部作品廠裡都反對,從《我的朋友小海豚》到《黑貓警長》。但毫無疑問,在國產卡通動漫形象史中,黑貓警長占據的地位,無可動搖。

            動畫系列片《黑貓警長》中的畫面。

            戴鐵郎說:人不可能是永遠順利的,你不可能知道明天是怎樣。就像我養的流浪狗,撿來時還跛著腳,現在已經健步如飛。我們懷念這位從未被挫折打敗的老者,更為他的離去感到哀痛,很喜歡他在五年前的那篇采訪中所留下的話語:如果你心裡面裝著一個世界,拿起筆,世界就是無窮大!

            那個大半個世紀裡,都被戴鐵郎裝在心裡的動畫世界,一定是無窮大!

            作者:新京報記者 何安安

            編輯:楊司奇

            校對:薛京寧